當前位置: 首頁 > 心靈之窗 > 文苑天地 >

一把牛角梳

發布時間:2019-12-02 15:28:16  來源: 平陰縣安城鎮殘聯 劉霞 瀏覽量:0
    父親的書桌上有一把黑色的牛角梳。
    小時候,父親對我們小孩子有嚴格的規定:誰也不能隨便動這把梳子,誰要是一時忘了父親的“教誨”,但凡讓父親看見或者誰告了狀,父親不打不罵,只要眼睛一瞪,就會嚇得灰溜溜了。
    長大一些后,父親開始給我們講述這把牛角梳的來歷,而且長大一個講一遍,長大一個講一遍,從我姐弟四人到我們四人的孩子長大,父親是不厭其煩,聽得我們耳朵都快長繭子了。但從父親一遍一遍的講述里,可以感到這把牛角梳對于父親的珍貴。
    那是1959年初冬的一個日子,正在泰安市水利學校讀書的父親,因鬧自然災害而餓得天天饑腸轆轆。這天上午,父親剛一下課,就被老師叫住了,說學校門衛處有人找,父親心想,說不定哪個老鄉受不住餓來蹭飯吃了,便往大門口邊走邊張望,忽然聽見有人喊他的小名,順聲看去,找他的人著實讓父親吃了一驚:是同村一個族里的姑姑(我的姑奶奶)。這個姑奶奶在南方一所大學里當教授,是方圓幾里的村子里最有名望的人了,更是我們村的驕傲,聽說每逢過年回家的時候,請她吃飯的鄉親都排著隊,但姑奶奶只是到各家坐坐,聊聊天,有上年紀的老人的,就給帶點禮物,若是誰家的孩子書讀的好,她更是格外關注。
    姑奶奶的意外到來,父親著實有些激動,快步走向前,一時間卻不知說啥好了。“英兒,聽家里人說,你考到這所學校來了,我恰好出差到泰安,順便過來看看你。”姑奶奶拍著父親瘦削的肩膀心疼的說,“瞧,本來就瘦的你,這一鬧年月(三年自然災害的第一年),都皮包骨頭了。走,咱娘倆到飯館吃點飯去,給你打一打牙祭。”說著,娘倆來到了一家招待所,在那糧食緊缺的年代里,父親吃到了稀罕的豬肉水餃。
    飯后,姑奶奶和父親到百貨大樓逛了逛,一邊逛一邊聊著天。“現在,你是你們這輩里最有出息的孩子了,能夠上學讀書,我很高興。”“姑姑,我這算啥出息,畢了業也就是個打井的。”“打井的怎么了,打井的也是搞技術的。咱們家鄉不正是缺這樣的技術人才嗎?”“就是不知道畢業后,能分到咱老家不(那時候父親的學校是全省分配,父親畢業時就分配到了臨沂山區)。” 他們聊著逛著,當來到日用品柜臺前的時候,父親看著柜臺里的牛角梳停了好一會,才忍不住問營業員價錢,營業員的報價讓年輕的父親嚇了一跳:“普通的一塊二,犀牛的一塊五。”姑奶奶問父親是不是喜歡牛角梳,父親說不是喜歡,是一個老中醫說這種梳子好,對他的神經性頭疼病有幫助。“年紀輕輕怎么得了這么個毛?”姑奶奶關切的問道。“唉,說起來怨我自己,以前上中學的時候,晚上熬夜看書,一犯困就用涼水洗頭,沒想到后來就落下了這么個毛病。一個老中醫說,要是用牛角梳天天梳頭按摩,慢慢就會好的。”“原來是這樣,那姑姑給你買一把。”父親一看姑奶奶掏錢,說什么也不愿意,拉著姑奶奶就走:“我怎么好意思讓您破費呢。”姑奶奶一看父親這樣就沒再堅持,兩人繼續聊天走著,正當他們走到大樓門口的時候,姑奶奶說:“英兒,你等我一會,我的東西落在里面了。”說著,就快步往大樓里面走去。父親正納悶的時候姑奶奶出來了:“走吧,先陪你去學校,順便到你宿舍里看看。”“姑姑,我自己回去就行了,您還是趕緊去車站吧,別誤了車。”“我看著時間呢,晚不了。”
    姑奶奶到了父親的學生宿舍,只坐了一小會就要趕去車站了,父親送她到校門口時,姑奶奶說:“英兒,有困難就給我寫信,這是我的地址,怎么說,我每月有工資,經濟上也比咱老家里寬裕。另外,我在你枕頭底下放了十塊錢,還有一把牛角梳子,你用用看,要是不行的話,咱們再找大夫。平時別只顧學習,生活上也要照顧好自己。”“姑姑,您……”沒等父親說完,姑奶奶已向車站走去。父親站在校門口,望著姑奶奶的背影久久不肯離去。
    回到宿舍的父親,掀開枕頭,拿起那十塊錢(父親那時一個月的生活費才三塊),還有那把價格不菲的黑色犀牛角梳子(1塊5毛錢,相當于當時一個農村勞力十多天的工錢),感動的淚水直流,并在心里對自己說,一定要好好讀書,絕不辜負姑奶奶和家里人的一片期望。
    如今,這把牛角梳已經伴隨父親整整六十年了。在這六十年里,無論父親走到哪里都會隨身攜帶著它,每天用它梳理自己的頭發,從滿頭青絲到須發如霜,至于那早年的神經性頭疼病,也在不知不覺中好了,不知是牛角梳起了作用,還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自然康復了。
     如今,老父親已退休多年,每天在家里看看書、讀讀報,寫寫毛筆字,那把牛角梳就一直在他的書桌上,累了的時候,就用它梳梳頭,按摩按摩頭皮。時間久了,梳子的中間都已凹下去了,形成了一個自然的月牙形,由于包漿作用,梳子越發的黑亮,像一塊黑色的美玉。

农村养殖什么好养赚钱快